山情點滴─山與人的故事

1927年 大霸尖山首登者之一 沼井鐵太郎在一篇攀登大霸尖山之考察與實行的論文媦g道 "這神聖的稜線啊! 誰能真正完成大霸尖山至雪山的縱走戴上勝利的榮冠 敘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?"

這就是"聖稜線"名字的由來

沒想到 我真的能完成聖稜線縱走,和我一起走的隊友是:

領隊:李中華 嚮導:范楊茂

隊員:陳明像 鄭憲永 黃宏本 陳富全 林金輝 孟琬瑜

9/24

22:00 出發,很興奮

9/25

01:00 觀霧,宿

05:30起床 聖稜線出現了,望著自己接下來幾天要造訪的地方,很冷,很美, 也很感動!大小霸被遮住了,品田、穆山、 雪北、北稜角、雪主 、大雪山、榛山、在面前一字排開,馬達拉溪口早餐,陽光燦爛

黃麟一在觀察一群紅山椒鳥 公鳥 母鳥 一隻一隻從右邊樹梢飛向左邊樹梢
和黃麟一約好在武陵接我們的時間,背起沉重的背包出發,途中經過四年前與清大的伯年相遇處,還有學長偷喝老師的竹葉青的地方,睹物思人。

九九山莊,莊主不在,很乾淨,樹蔭下乘涼,吃午餐,本哥在大太陽下居然睡著了,我在想 他是個可憐辛苦的男生 也許他自己不這麼認為

離開山莊,走得有點辛苦,過3050高地,一片白茫茫,本哥從睡過午覺,調整背包之後,變得很神勇,還一直幫我們照相,走到中霸的咖啡池附近 正在想怎麼還沒到,忽然聽說濃霧中傳來一聲喲呵,原來是金輝出來取水, 轉眼中霸山屋就到了,火鍋晚餐

9/26

明像一大早就去拍照了,離開中霸,途中眺望大小霸、南湖中央尖、品田 穆山、布秀蘭、素山、雪北,是我們即將造訪的朋友

輕撫著霸基風化的岩石,走過小霸叉路,走過沙丘,走到小霸下面,四年前老師和學長睡午覺的光滑岩石,小霸上回望大霸,回叉路往霸南行去,霸基南邊開在咬人貓叢中開滿了藍紫色小花 像點亮了滿天藍色的星光應該採一些咬人貓 晚上煮咬人貓蛋花湯

下去有一段又陡又窄,明像和中華直接下去了,其餘的伙伴傳背包,大霸南鞍仰望壯觀的大霸 原來是另一番風貌

霸南山屋往回走,下乾溪溝15分鐘,遇涓涓清泉,另人忍不住啜飲一口又一口..

喝茶、刷牙、洗臉、聊天、吃東西、鄭憲永的蘋果醋被奉為天一神水啦
回山屋打包、休息、吃東西、啃紅蘿蔔,背水六公升,出發,沉重

巴山山屋前的山頭,可見大小霸、品田,很美,忍耐了一個小時到巴紗拉雲山屋了,午後,再往巴紗拉雲稜線行去,在巴山前的平台眺望,品田離我們很近,品田斷崖分三層,回頭仍見大小霸時隱時現,此時,大霸在右 小霸在左,對面山壁有一瀑布,聽著潺潺流水聲,想來是記錄中從巴山山屋附近下切可至的塔克金溪水源,在這缺水的稜線上要下切多久才會遇到水源呢?

居然一夜輾轉反側,無法成眠

9/27

05:00  就著星光踏著月色而行,冷鋒來開始變天了

06:17  巴紗拉雲山頂,兩小時的守候,穆特勒布現身,大家都拍了不少好照片

08:00  離開巴山,陡上無止盡的碎石坡,落石不斷,危險
我還被本哥不小心踢下的好大一塊石頭砸到背包和後頸 還好我躲得快,在一塊岩石下縮成烏龜狀不然就砸到頭了。布秀蘭山前後,均是巨石堆砌成的稜線,十分奇特,回望巴山,在隱現的陽光下金光閃閃。
素密達斷崖小雨了,垂降的過程真是驚心動魄,看著先下去的伙伴的緊張樣,自己不覺手腳發軟,仰視龐然大物般的穆山,壯觀!
走入通往雲達卡的冷杉鐵杉與香青混合林,漫步在柔柔的青草地嵌著碎石子的小徑,早晨走過的嶙峋的稜線,巨石累累的山頭,那些膽戰心驚,頓時平靜下來,雖然下著小雨,心中卻是一片溫暖,忍不住擁抱每一棵大樹
哎!怎麼只有女孩兒才會有如此感性奔放的想法呢?

晚上,一夕的強風伴著潺潺簾外雨,又是漫長失眠的一夜

9/28

06:00  雨不停,離開雲達卡,穿行香青林下的青草地,15-20分鐘,左手邊一棵大樹上果然有寫"水"字,再前行一段,下兩段極狹長陡峭的乾溪溝,金輝的"寶劍"掉落數丈的峭壁下,我個子小,背得又比較輕,下得比富全和金輝順利些,再上坡,穿行一片樹林,到雪北前避風營地休息,

往雪北山屋,一片比雲達卡更溫柔的香青林與草地,煮熱食,就在這裡住下來該有多好

雪北,能見度很低,真的很希望雲開了,能看見雪主、北稜角崩谷

往凱蘭特昆一路風很大,身上又溼淋淋的,很冷

雲達卡與凱蘭特昆之間,稜線上不是巨石就是碎石,只有盤根錯節的香青

小花小草在淒風苦雨中似乎更生意盎然,像滿天星星

一路結滿了高山白珠樹的白珠果子,黃色的玉山金絲桃

紫色杯狀的高山沙參、梅花草、玉山山蘿蔔的紫花、法國菊、清雅的小白菊-白花香青、挺立的玉山當歸、玉山小蘗、晶瑩剔透的玉山薄雪草、尼泊爾籟簫、香青樹蔭下的綻放的玉山佛甲草,在風好大,溫度好低的聖稜線上,旅人都耐不住,花草比人堅強呵

中午時分,霧雨淡了一點,金翼白眉耐不住寂寞冒著風雨出來歌唱,
過凱蘭特昆,沿著一個較小的崩谷下黑森林,向雪主、北稜角說下次再來吧

雖然仍下著雨,但是比起早上在稜線上的淒風苦雨吹打,溫暖多了,一群嬌小的火冠戴菊 在冷杉林中嬉戲,雪山黑森林有如迷霧森林,腳下又踩在青草與針葉織的地毯,雨水洗過的新綠,顯得生意盎然,結滿紅色果實的巒大花楸,黑森林水源很滑,有點危險,取水,刷牙

往三六九山莊路不算短,因為繞山腰不會比走稜線快多少,倒木很多,然而一段一段雨中路,總是有覺得溫柔和驚豔的景致

晚餐後,巧遇國復和楊法杭,山中數日,到今天才遇到人

一覺到天亮,終於睡著了,真好

9/29

三六九山莊下來,回望風雨中的白木林,一串串粉紅色虎杖,四季都有花苞的馬醉木,殘留幾朵過時的紅毛杜鵑,雪東、哭坡、和哥哥來雪山時休息的地方,七卡、大水池登山口,隨著這些景物,越覺得歸心似箭

武陵農場

雪山溪,是七家灣溪支流,有一處缺口上望即是雪山,聽黃麟一說站在橋上就可以看見溪中的櫻花鉤吻鮭,武陵國民賓館,盥洗,午餐,一大片隨風搖曳的大波斯菊,好美,原來風雨後,還會有陽光.....

沿中橫回程,環山、梨山 一路結滿蘋果、水梨,苗栗鯉魚潭,雲霧飄在潭水上方,美

大家都累了吧,半夢半醒間,終於到家了